>

罗安达荣昌升高生态种植循环经济

- 编辑:sbf999胜搏发 -

罗安达荣昌升高生态种植循环经济

新华社记者 董峻

图片 1

“走,带你去看看我的宝贝。”跟着皮肤黝黑的包传彬,到了半山坡,满眼尽是挺拔青翠的麻竹。包传彬可不一般,他是重庆市荣昌区昌元街道的一个种养大户。

俗话说,猪粮安天下。猪肉占据了中国人肉食消费的三分之二,是养殖业里的第一大产业,由此带来的粪污竟也成了农业面源污染的“主力军”。

荣昌猪在田野上自由奔跑

“竹子长得这么好,肥料在哪里买的啊?”

如何既保障人们的猪肉消费,又破解污染难题?记者日前在重庆市荣昌区了解到和其他地方不太一样的“养猪经”。

图片 2

“我这肥料,一分钱没花!”包传彬转过身,用手一指不远处的土黄色小平房,“是从那里来的。”

包传彬,荣昌一家搞麻竹笋加工的企业老板,肤色黑、嗓音亮,说起这个行当,他滔滔不绝:“麻竹平均亩产两吨,最高可达4吨。效益真是可观!”

回锅肉(资料图)

走近平房一瞧,原来是养猪场 沼气池。“哗”地一阵水声,猪场的自动冲刷系统将猪粪冲进沼气池。猪粪生产沼气,沼气生火做饭,沼液滋养麻竹。

包传彬喜欢人们叫他“包黑子”,2002年从深圳来到荣昌投身麻竹产业,头几年并不尽如人意。

图片 3

一个人可以管50—100亩麻竹,养一头猪能卖2000多元,又省掉了处理猪粪的麻烦。包传彬介绍,“‘猪—沼—竹’这么一循环,赚头多了,还环保了!”如今,荣昌每10亩麻竹就有1亩采用这种循环农业方式。

“麻竹笋个头大、单产高,可是对肥料和水的需求量也大,你就得像种菜一样种麻竹。2006年大天干,竹笋长得差,原料供不上,急得团团转。”

重庆(荣昌)生猪交易市场大厅

荣昌是西南地区最大的麻竹产区,荣昌猪是世界八大优良种猪之一,这两大产业占当地农村经济总量六成以上。以前,二者并无关联。我种我的竹,你养你的猪。种竹户苦恼肥料价钱不低,养猪户抱怨猪粪不好清理。竹与猪究竟是如何“联姻”的?

那一年,有个给“包黑子”供原料的农民彻底改变了他的经营思路。

肥肉肥而不腻,瘦肉瘦而不柴,肥瘦比例恰到好处,一口咬下去,带着豆瓣的红油从齿间溢出,再来一口带着清香的笋片……9月上旬,重庆晚报记者到荣昌第一顿,一盘地道的笋片回锅肉就把记忆瞬间找回来:“这就是小时候回锅肉的味道。”

故事还得从头讲起。之前,包传彬经营着一家麻竹加工公司,自己种麻竹,也收麻竹。种麻竹,通常一亩地收成一吨左右,可偏偏吴远农家的15亩麻竹地每亩产量2吨多。包传彬听闻后,上门求教。原来吴远农养了10头猪,猪圈下挖了10个粪坑,粪水通过坑道自流到麻竹地里。

“他种的15亩麻竹,反倒一点没受影响。我就奇怪啊——别人都大减产,他怎么没受啥影响?”

对吃货而言,荣昌猪是做回锅肉的上好原材料。对当地而言,思考的是如何利用“荣昌猪”这盘招牌菜,让养殖户增效增收,推动农牧养殖产业转型升级,助推荣昌走出一条富有特色的畜牧业现代化之路,甚至打造一个百亿级产业集群。

受到启发,包传彬动起了脑筋——修猪场,建沼气池,装管道。麻竹养分足,个头噌噌地长。竹笋长得壮,每根重量差不多翻了一倍,加上竹材、竹叶的收入,每亩可以多赚1600多元,还省掉了肥料钱。

原来,这个农民家里养了十几头猪。猪的粪尿和清洗猪圈的污水,人家不怕辛苦,一担一担挑到麻竹地里当作肥水派上了用场。

一笔养猪精细账

乐开了花的包传彬,开始琢磨“猪—沼—竹” 粪肥供给的科学配比。几经探索,他总结出一亩麻竹配一头猪的模式:一片三五百亩的竹林,适合配建一个存栏量三五百头的养猪场。这一模式,带动了周边农民,得到了区里支持推广。几年时间,包传彬改造管网、建设沼气储液池,拿到上百万元的资金支持。

这给了“包黑子”一个启示:为了稳定原料供应,干脆自己配套搞养猪!

荣昌区是世界优良猪种“荣昌猪”原产地。荣昌猪的肌间脂肪含量为4%左右,做出的回锅肉松软可口。中央电视台在拍摄《舌尖上的中国》时,回锅肉的那节就是在荣昌拍摄,用的正是荣昌猪肉。

云教村周安能养了200头猪,由于有污染,本打算放弃。包传彬找到他,“你像我这样建沼气池,沼液给我就行。”今年,周安能建好沼气池,把沼液输送到包传彬的麻竹地。周安能一共花费8万多元,政府补贴了4.7万元,但今年足足赚了10多万元。

他把猪场建在丘陵地的高处,粪水经沼气池发酵后,沼液顺地势由管道自然流到坡下的麻竹地,实现了精准灌溉。麻竹从此不再用化肥,竹叶深绿油亮,竹笋个大脆嫩。

44岁的郭平风风火火,作为一名女士,开着一辆SUV上陡坡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停车时手刹拉的“吱”一下响,迅速下车。“你找肥猪(商品猪)?我们荣昌绝大部分养殖场都养种猪、仔猪。我们合作社肥猪一年出栏不到2000头,而且不在这边。”了解记者来意,郭平的答案直接了当。

如今,荣昌三成左右的养殖粪污,发酵处理后还土还林,其余则由农户作为有机肥直接使用,粪污处理率达95%以上。畜禽粪污处理再利用,一年可为荣昌农村用电用气节约近4000万元。

“包黑子”是想保障竹笋原料的稳定供应而“阴差阳错”养起了猪,而重庆日泉农牧有限公司是养了猪后又种了麻竹。

郭平养猪十多年,养殖场挂着两块招牌,一块“重庆市荣昌兴旺种猪场”,一块是“重庆市郭平养猪专业合作社”,合作社如今拥有荣昌种猪近6000头,一年超过10万头仔猪卖到周边的云贵川等地,按照“猪周期”折中水平算,年产值超过7000万元。

“猪粪‘喂’竹子,既解决农业面源污染,又产生经济效益。”荣昌区委书记曹清尧说,计划3年内新增生猪养殖10万头,覆盖麻竹基地7万亩,覆盖面达到50%左右。

这是一家当地政府招商引资来的重点龙头企业,从种猪到商品猪的养殖都搞。成立之初公司就面临着猪粪污处理问题。公司经理刘钢说,他们什么招都用过——

作为养猪能手,要带领合作社打出一片天地,郭平心里时时刻刻都有一把算盘。“适度规模的散户,养肥猪效益不如养仔猪。”郭平拿出计算器给记者算一笔账:一头母猪,一年两胎半可以产25头仔猪,目前处于“猪周期”较低水平,每头仔猪价格售价是220元,全年销售是5500元。仔猪一般40天就可以销售,一年内母猪加仔猪全年的饲料、防疫、资金利息、保险等成本合计约3000元,在价格最低迷“猪周期”时,一头母猪一年的利润是2500元。“按照‘猪周期’折中水平算,一头母猪一年的利润可以超过8000元。而养肥猪,刨去成本,一年周期内的利润只有几百元。同时,环境难以承受,劳心劳力,不划算。”郭平说。

竹林漫山环绕,包传彬们未来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好。

投入500万元建起污水深度处理系统,也雇用了运输车定期清运粪污给有机肥厂,但一来消纳能力有限,二来算算账还是自建管网,把粪污作为肥水灌溉最划算。

郭平的种猪、仔猪以及几百头商品猪都住在山上,但郭平的交易,已经越来越互联网化:种猪饲料如何搭配最科学、仔猪价格行情走势如何、商品猪现在卖多少钱……这些都可以在“智农通”专业APP上找到答案,并在上面进行交易。

恰好,麻竹的特点就是对肥水的需求量大,消纳粪污能力更强。所以,刘钢在经历种蓝莓、种蔬菜的尝试后,把目光锁定在麻竹上。

一座现代化猪舍

这就是在荣昌普遍推广的“猪—沼—竹”模式。其实,种植和养殖结合并非当地首创。几千年来的中国农耕文化里早就如此。在各地,“猪—沼—果”“猪—沼—菜”“猪—沼—茶”等循环农业模式屡见不鲜。

目前,荣昌区种猪存栏量11.6万头,2016年从荣昌运出去的仔猪达到314万头,年产值超过6亿元。截至9月5日,今年已经有216万头仔猪走出荣昌。

荣昌的不同之处在于,这样的种养结合模式比比皆是。全区三成左右的养殖粪污经发酵处理后通过管网还土还林,其余则由农户作为有机肥直接使用,粪污处理率达95%以上。当地的两大支柱产业——麻竹和生猪,两者间的那座桥正是猪的粪水。

重庆晚报记者走访荣昌的农村合作社、规模养殖场、农牧主管部门以及区政府,他们都强调了一个词:环境承载。考虑到商品猪养殖对环境带来的压力,荣昌区不提倡上马大型的生猪养殖项目,也有特殊情况:除非养殖场能实现粪污零排放。

谁说传统和现代不能完美结合呢?

盈丰猪场是重庆日泉农牧有限公司建设的第二个规模化养殖场。占地450亩共38栋猪舍,这是一座现代化猪舍,采用高床发酵型养猪模式,以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生态化为设计原则,严格实行环境影响评价制度。现场可以看到,猪场采用两层结构,其中二层养猪,地面采用全漏缝地板结构,养猪生产过程中不冲水,产生的排泄物通过漏缝板落入一层垫料中。中间中空,高度2.5米,建设有机肥生产车间。放入适当垫料和益生菌群,配有电动垫料翻堆机,每天对垫料进行翻堆处理,利用微生物好氧发酵原理,以木糠等有机垫料消纳养猪过程中产生的猪粪尿,最终变成有机肥料,年产有机肥5700吨。

不过,即使麻竹“吸污”功能强大,养猪规模也不是越大越好。“适度”二字,在荣昌养猪人中被普遍接受。

养殖场负责人刘钢向重庆晚报记者介绍,这个模式可有效避免传统发酵床引起的问题,猪群健康明显提高,养猪密度也可以提高,创新了生态养殖新模式。“一年可以出栏5万头生猪、10万头仔猪。”刘钢介绍,养殖场的规划总量是年出栏15万头左右,可以根据市场效益调整生猪以及仔猪的比例。

“适度”的“度”怎么把握?“包黑子”有个简明计算公式:“一亩麻竹一头猪”。

一种交易新模式

他建了5个猪场,分散在麻竹密布的山坡,每个都不大,三五百亩麻竹林就建一个养三五百头体量的猪场。源源不断的肥水恰好完美地滋养了周边的麻竹林。

9月初,湖南老周的养猪场里有100多头生猪,养得膘肥体壮,正适合出栏。也是通过手机上的“智农通”APP查看近期全国价格指数,老周发现价格处于上升趋势,见好就收!9月5日上午,老周在APP上点击“卖生猪”后将检疫、数量、品种等信息进行发布。中午的时候,一辆广东牌照的生猪运输车开进了养殖场,称重、装车……下午2点56分,广东的方师傅拉走了126头生猪,老周最终以14.6元/公斤的价格售出这批生猪,略高于市场价。几乎在同时,老周的手机APP终端收到一条信息:24.99万元卖猪收入已经到账。

因为麻竹是主业,“包黑子”就不追求养猪规模吗?并不。养猪企业同样很在意这个“适度”。

一位湖南的生猪养殖户通过一个移动互联网交易平台,把猪卖给了广东的屠宰场。这种交易过程和淘宝购物几乎没有区别,而实现他们交易成功的平台便是全国唯一一个国家级生猪交易市场——重庆(荣昌)生猪交易市场。

重庆天兆畜牧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大型种猪生产企业。在双河街道办事处高丰村,记者看到猪场采取全封闭式饲养,种猪舍、公猪舍、保育舍的饮水、供料、漏缝板、清洁消毒等配套系统集成一体,送料供水、清洁消毒等全自动化,占地比国内类似规模的猪场要小很多,集约化程度高。而更多的土地就可以搞种植,用来消纳养猪的废弃物了。

今日交易:36039头,今日交易额:5169.51万元,目前在售头数:154842头,总用户数34609人……在这个国家级生猪交易平台的大厅屏幕上,数据一直在跳动刷新。

每个产业都希望越做越大。但在环境容量有限的条件下,养猪数量不可能没节制。那还能靠什么“发猪财”?荣昌走出一条不靠规模扩张,而是走提升内涵的产业升级之路。

如今,合作社的郭平、现代化养猪场的刘钢以及远在湖南的老周、广东的屠宰场都可以通过这个平台,进行“淘宝式”的全国买卖。交易市场综合部经理杨智介绍,平台的运行,解决了生猪交易过程中信息不对称、链条过长、质量难溯、打白条等一系列问题,逐步助推产业链良性循环发展。

荣昌猪是全国有名的地方猪品种之一,但荣昌的猪产业却不单单打这张牌。他们不仅仅着眼于“养猪”,更是打起“卖猪”的主意。

一条产业融合发展之路

2013年,农业部和重庆市人民政府在荣昌共同建设国家生猪市场。如今,这里建成了我国最大的全国统一的生猪现货电子交易市场。他们编制全国生猪价格指数,构建生猪质量认证体系,开展区域公共品牌生猪集中竞拍,建设全国品牌生猪营销大平台,提升了品牌生猪的效益和价值。

一盘荣昌笋片回锅肉,肉和笋是主要原材料。

在此基础上,荣昌正在打造国家生猪大数据中心,汇聚生猪全产业链数据资源,构建生猪产业监测预警模型,开发生猪产业大数据产品,建设产业信息门户。

荣昌猪肉质好、品质安全,如今已经被重点打造成特色品牌。当前,荣昌猪品牌评估价以25.09亿元位居全国地方猪榜首。荣昌区同时还是笋竹生产基地,计划到2020年,荣昌区笋竹基地达到20万亩,实现年产鲜竹30万吨,竹农户数达到8万户,麻竹主产区竹农户平均增收1000元以上,笋竹产业实现年产值7.7亿元。

信息的聚合还拉长了荣昌的生猪产业链。全区现在有55家饲料、兽药、畜产品加工企业,成为西南地区最大的饲料兽药生产加工基地和集散地。

基于产业融合而决策布局的畜牧产业集群发展在荣昌已成规模。同时,大力发展精深加工、饲料、兽药、畜牧机械、生物制药、市场服务等相关产业,极致挖掘各产业链潜在效益。目前,美国嘉吉公司、双胞胎等国内外动物营养企业落户荣昌,饲料工业年生产能力达200万吨以上;GMP生物制药企业发展到18家,成为全国生物医药产业密集地。

由一盘回锅肉延伸出来的产业链,也在荣昌走得更远。荣昌也实现了畜牧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当前,荣昌区畜牧产业集群年产值超过120亿元,农民人均畜牧业收入超过9300元。 重庆晚报记者 黄艳春 江飞波 文 记者 毕克勤 摄

本文由产品中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罗安达荣昌升高生态种植循环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