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板栗王到农庄主

- 编辑:sbf999胜搏发 -

从板栗王到农庄主

“我不想懵里懵懂地活着,作为一个男人,必须去挑战生命中的极限。”老潘熟练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眯起眼,点燃一支烟,深吸一口,在烟雾缭绕中, 他那张瘦削的脸显得分外刚毅。十年前,老潘承包了富阳市胥口镇金慈村深山处近300亩的荒山野岭,日升日落,斗转星移,经过十年孤独而艰难的开荒,山上绿 了,老潘老了。

图片 1

图片 2

如今顺着48岁的老潘手指远望去,竟是满眼的青山碧水:一百多亩葱郁板栗林,一百多亩碧水鱼塘,山坡平地上明亮的楼房。

图片 3

苏仙区林果基地第二示范场培育的沃柑苗

可一旦想起十年开荒历程,坚强的老潘还是会热泪盈眶。

图片 4

阳春三月,笔者走在湖南省郴州市苏仙区城乡,处处绿意盎然,很多农民利用农闲时节在山上种果树、剪枝叶等,一派地里“掘金”的繁忙景象。

开荒种板栗成“山人”

脱贫攻坚,晋中在行动。开荒山栽植干果林、旱垣地里打井种大棚、滩涂开发特色种养……一批不甘让群众过苦日子的党员干部,带领村民趟出了一条条走向富裕生活的好路子。他们的付出,令人感动;他们的精神,令人鼓舞;他们一心为民的共产党人情怀,值得弘扬;他们是晋中项目建设、脱贫攻坚战役中的“排头兵”。

近年来,苏仙区树立“科学种植、绿色发展”的理念,突出“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并重的原则,坚持一手抓城乡绿化攻坚,一手抓经济林建设,以油茶、柑橘、苗木花卉、中药材和生态旅游等五大产业为重点,全力推进经济林发展,提出到2020年实现林业生产总值达16亿元的目标。

如果没有动开荒种板栗的心思,老潘的生活还是挺滋润的。老潘是退伍军人,1978年在山西当铁道兵,1984年退伍来新登酿造厂工作,妻子在 富阳经营一家酒楼,膝下有一漂亮聪慧的女儿,三口之家其乐融融。其间酒楼生意非常红火,几年后老潘手头有了积蓄,于是他开始寻找新的项目。

为了大力弘扬先进精神,在全市广大党员干部中掀起向先进学习、争做优秀共产党员的热潮,推动“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向纵深推进。值此建党95周年到来之际,市委组织部联合本报共同推出《向标兵学习、向模范看齐》专栏,多方位、多视角地展示我市优秀共产党员和优秀党员干部真抓实干、奋力争先的时代风采,以榜样的力量引领风尚,带动更多党员干部投身到项目建设、脱贫攻坚的晋中战役中来,以推动发展的实际成效检验“两学一做”的成果,把“两学一做”的成果真正转化为推动晋中改革发展的强大力量。

上万农户受益于油茶产业

1996年,板栗在市场上还是稀有之物,当时板栗市场价是7元钱一斤,而且需到淳安、桐庐分水等处批发才能确保货源,老潘觉得这是个商机。 “板栗的培育期至少得8年时间,8年后即使价格降至2元钱一斤,只要大批量种植,利润也应该十分可观。”老潘抱这样的想法,离职到家乡金慈村包下了近 300亩的荒山开垦,做起了板栗种植专业户。

“这书记、那书记,带着大家发展才是好书记。”这是流传在群众中的一句大白话,话中既有百姓对幸福生活的期望,也有对基层党组织书记的鞭策和要求。在我市昔阳县孔氏乡洪川村,就有这样一位奉献26年青春和汗水,在荒山中建果园,带领村民走上干果致富路子的农村党支部书记,他叫时双印。

在苏仙区湾塘油茶专业合作社基地,笔者看到30多个村民正在油茶林里挖坑、补苗、施肥,忙得不亦乐乎。“以前这里是一片荒山,有的地方有一些油茶树,但存在树龄老化、密度大、管护不到位、产量低等问题。自2008年起,通过村民进社入股的方式,眼前这片万亩荒山陆续种上了油茶树,现今4000亩油茶林已进入挂果初期。”基地负责人李定忠说,“我们的油茶种植已从粗放式经营转为标准化建设、集约化经营,生产效益和规模效益比较可观,油茶产业已经成为乡亲们脱贫致富的‘绿色银行’。”

这一干就是十年。为了加快开荒的进度,一年也就回富阳的家一两天,20平方米的简陋小瓦房就是老潘长年的栖息之地。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张椅子、一个灶头,再加一片荒山,构成了老潘的整个世界。

暗下决心:不让贫困在这里代代相传

2008年,在外打拼10多年的李帮强回到老家栖凤渡镇岗脚村。看到一座座山坡长满了杂草,儿时的青山绿水已不复存在……面对这一变化,他感到陌生,经深思熟虑后,萌生了一个想法——回乡创业,发展油茶产业,让乡亲们不再离乡,让农民变股民,让青山不再荒芜。

“因为这里离村子太远,6年后我这小瓦房才接了电灯。每天凌晨5点出门开山,晚上10点回屋休息,屋里没有灯,就点起蜡烛抽闷烟。”老潘说,前几年真有点与世隔绝,那种孤独和寂寞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有时深夜无法入睡,就跑到山上去呐喊或唱唱军歌。

1978年,时双印谢绝了部队领导安排他到阳泉矿务局工作的意向,从部队复员,回到位于太行山西麓、晋冀交界处、山险沟深土薄的昔阳县孔氏乡洪川村。当看到乡亲们依然过着穷得叮当响的生活时,时双印默默发誓:一定要带领村民走出一条脱贫致富的新路子!1991年,他以代理职务的身份当上了村党支部书记,迈开了向贫困宣战的坚定步伐,他不愿再看着贫困在这里代代相传。

同年11月,李帮强在当地政府支持下,湖南林之神玉泰农庄有限公司挂牌成立,注册资金500万元,租赁荒山1万多亩,流转荒山5000余亩,组建苏仙区湾塘油茶专业合作社。2008年底,李帮强与乡亲们一起在山上同吃同住同劳动,用两个多月的时间将第一期2000多亩油茶基地开垦出来。随着第一批油茶苗的成功栽种,他考虑到自己年事已高,动员大儿子李定忠回家管理。

开荒不仅是身体上的劳累,还有资金上的困境。开荒后两年,由于缺乏资金雇不起小工,开荒中途停滞。此时,妻子提出两个选择:要么开酒店,要么开山。老潘毅然选择后者,1999年他转让了富阳的酒楼,更加努力开垦起荒山。

为了找到脱贫的突破口,他先后6次赴河北、山东取经,并请技术专家对洪川村的土样、海拔、气候等进行综合分析,对土壤进行化验。最终,专家给出的建议是,洪川村适合栽植板栗树。

“一天能赚150元工钱,一年能赚两万多元。我今年58岁了,能够在家门口做事很高兴。”新民村建档立卡贫困户陈国盛说,“我是一名脑梗患者,与患病的妻子相依为命。合作社办起来后,我与村里的104户贫困户申请了5万元小额贷款参股,除了每年分红的3000元外,大部分时间在基地务工,生活渐渐好起来了。”

板栗绿了妻子走了

脱贫的路子终于找到了!时双印兴奋得整晚睡不着觉。然而,当他拿着化验单与村民们商议这件事时,村民的不认可给了他当头一棒。不仅多数人持怀疑态度,还有少数人闹事,有的甚至说:“如果荒山栽树能赚钱,我就脑袋朝下走。”

为了把油茶打造成农民的“绿色银行”,近几年,苏仙区鼓励和引导农民在自留山上种油茶,并加大资金扶持力度,推广“公司 合作社 农户”的产业化经营模式,提高油茶产业组织化程度,目前已跻身全国油茶产业发展重点区。如今,全区油茶种植面积30多万亩,年产茶油1000多吨,上万农户受益。

“我如果决定要干的事情,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一定会干到底,绝不后悔。”老潘的这句话正是他性格的真实写照。

面对村民的冷言冷语,时双印没有却步。为了打消大家的疑虑,他带上部分党员、村民,身背干粮出去考察,让大家在河北唐山、邢台、赞皇和山东泰安等地,真真切切看到了种植板栗的好处,统一了大家发展板栗项目的共识。

因地制宜发展林果产业

做农业开发本来就是投入大、效益慢的事业,这点老潘早有准备。直至2000年山上的板栗成了林,一百亩的水田被老潘挖掘成鱼塘,那一年板栗虽 没结果,可是鱼却收获了五千斤;2001年3600棵板栗初结果,收成有五百斤,老潘心里乐了。而正值老潘心里有了点阳光,不幸也跟着降临。2001年年 底老潘由于劳累过度,爬山时脚跌断了,去医院动了手术,固定进了钢板。“山上的板栗需要喷农药、除草、施肥。”治疗的两年中,不管脚有多痛,老潘依旧上山 干活,还要给小工煮饭。有次深夜痛得厉害,卧在小屋床上无人知晓的老潘,听着窗外的风雨声不禁失声痛哭。“路是我自己选择的,无论多苦我都要一个人承担, 不愿家人为我分担什么。”

回到村里,为了筹措买树苗的资金,时双印又将自己省吃俭用积蓄的1.5万元全部拿出来,还卖掉了两头牛,凑钱买回了树苗和农药。

为壮大经济林产业,苏仙区因地制宜,大力发展林果产业。目前全区种植葡萄2万多亩,柑橘1万多亩,杨梅、李子、板栗等有1万多亩。

由于老潘一年四季山上开荒,长年与妻子两地分居,这样的状况让老潘的婚姻生活亮起了红灯。2003年下半年,相伴了13年的妻子和他离了婚。 “即使散了家,我的事业不能丢。”老潘说,这片荒山他投入了太多的心血,他不能无疾而终。拿到绿本本的老潘第二天又开始忙碌起来。

历经艰辛:开荒山种板栗

在五里牌镇洞尾村的苏仙区林果基地第二示范场,周边山坡上的许多树木还未萌芽,但场内却是橙红橘绿,一派生机盎然。每一棵树上挂满了原产以色列的晚熟杂柑品种“沃柑”,金黄色的果实压弯了枝头。

经过综合考量,时双印把村西的西垴山选定为板栗种植的试验田。西垴山是一座荒山,面积大、坡地较为平整,但同时山上也乱石滚滚,布满荆棘,并且土层石渣混杂,想要开发成果园,并非易事。面对挑战,时双印带头砍荆棘、割荒草、刨石块,再从山下担土上山,一点点用土填平石缝,并垒起石堾。几天下来,他和村民的双手满是血泡。为了赶进度,他们顾不上回家吃饭,就人手一个干粮袋、一壶凉水,吃在山上。经过45天的苦战,终于开出荒山150亩,并往返4公里山路,从沟里挑水浇地,栽上了板栗树。

“2016年,我开始在家乡流转荒山180亩引进试种沃柑。经过3年探索,终于成功挂果。今年的首批沃柑产量还可以。”示范场负责人李敏说,沃柑具有成熟期晚、采摘期长、口感好、易剥皮等优点,表现出高产优质、长势强等特点,适合湘南地区大面积种植。

然而,到了第二年,150亩板栗树竟死了一半。村民们再次犯起了嘀咕。有人说开荒山种板栗是劳民伤财,有人甚至说时双印是为了升官搞政绩,还有人背地里将已成活的板栗苗拔掉了。

2016年,李敏决定回乡从事林业开发,先后到重庆、广西等地考察学习,得知沃柑的耐寒性中等,生长的地方冬天最低温度不能低于零下1摄氏度,比较适合常年温差不大,平均在18摄氏度以上的中亚热带柑橘产区种植。苏仙区的气候除了有亚热带湿润气候的主要特征外,还有明显的地方性小气候的特征,即具有光、热、水同季,且配合良好的四季分明大气候特征,非常适合沃柑种植。

那些日子,时双印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人心都是肉长的,我每天起早贪黑,究竟是为了谁?”躺在床上,这位坚强的汉子落泪了。

“沃柑从每年1月陆续成熟,挂果期可以持续到4月份。”李敏说,沃柑在采摘期鲜果不脱水、不变软、不变味,有利于将果园打造成采摘游玩的乡村游景点。下一步要成立苏仙区五里牌镇退伍军人种植专业合作社,如今报名参加的有200多户。

关键时刻,是妻子给了他莫大的支持:“毁树的是极个别人,你要认准这条路,再难再苦也要走下去。总有一天,他们看到成果会支持你的。老百姓可以不理解你,可你是书记,你得理解老百姓。”妻子的一番话,让他重新振作起来,他要用一颗火热的心捂热百姓的心。

在示范场,笔者还看到有鱼塘、藏香猪、鸡鸭等。“我这样做一是为了规避产品单一带来的风险,二是适当在山上搞一些养殖业,既可利用山上的资源,又能让示范场的员工长年有事可做,增加他们的收入,可谓一举两得!”李敏说。

该上山整地了,时双印在大喇叭里不厌其烦地喊,一家一户地叫,可没人响应,他就一个人上山。他下定决心,哪怕是自己一个人,也要坚持栽下去,栽出样子来给大家看。

卜里坪街道长冲铺村是苏仙区的葡萄名村,村民主要收入依靠种植优质葡萄。因人均耕地面积少,全村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试种巨峰系葡萄,到2018年种植葡萄面积达2500亩,年产葡萄3600吨,年产值达3000多万元。

时双印的行动感召着村民。第二天,时双印的妻哥看不下去了,上山对他吼:“你一个光杆司令能干成了?”边骂边抹了一把眼泪,就跟他干了起来。第三天,几个党员上山了。第四天,村里的全部劳力都上山了。大家悄悄议论着,时双印这样干是为咱大伙,咱袖手旁观还算个人?豁出去,跟他干吧。

随着种植面积不断扩大、产量逐渐增加,形成一家一户“提篮小卖、守摊摆卖”的粗放型销售手段,在逢葡萄丰年时,果农户遭遇增产不增收等问题,严重了影响葡萄产业发展。为帮助果农摆脱困境,长冲铺村成立了葡萄专业合作社,成功注册“仙鹿”牌葡萄商标,借力“互联网 ”模式助推销售,通过建立“巨峰葡萄”公众二维码,让顾客通过扫码关注后即可在手机上下单选购葡萄。“原来我的葡萄主要通过经销商销售,销售的范围主要是省内及广东个体户批发,现在‘互联网 ’让我的葡萄进入了更远的市场,‘订单葡萄’去年为我增收10万元。”长冲铺村种植大户周礼兰说。

时双印日思夜想,怎样才能提高板栗树的成活率?后来,他尝试着把开荒与种植时间进行了调整,减少了水分蒸发,并在山上建起了蓄水坑。结果,这一年,板栗树的成活率达到85%。

树是活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村民们发现有的树长得慢,有的树还有虫子,许多树已到了挂果期,却迟迟未结果。村民开始担心,时双印更揪心。如果板栗树成活后的管理跟不上,村民们的致富梦照样不会圆。

然而,管理板栗树,对于时双印和村民们来说,犹如一张白纸。于是,时双印再一次背上行囊,翻过大山,上太原、赴河北请教专家。他契而不舍的精神感动了河北省赞皇县林业局的领导,对方拍着胸脯向他保证:无偿提供技术服务。面对珍贵的学习机会,他没白天没黑夜地学,白天搞实践,晚上钻理论。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学会了施肥、修剪、防治病虫害等一整套管理技术。

学成归来后,他先在自家的板栗树上搞试验。成功后,再将技术传授给村民。1998年,历经八年的心血和汗水,洪川村人终于收获了第一批丰收的板栗。

然而,板栗粒小、产量低,销售价格上不去。时双印又自掏腰包远赴河北请来技术专家,毫不犹豫地对板栗进行了二次改良,运用先进技术嫁接新品种。通过反复实践,成功嫁接了十几个品种,并让进入盛果期的时间由25年提前为14年。

经过20多年的不懈努力,世世代代被荒山包围的洪川村发生了巨变。2500余亩的板栗林、300多亩的核桃林,已让昔日的穷山沟变成了“花果山”,该村也成了闻名全县的优质板栗村。

四处奔波:修通出山路走上致富路

板栗种植成功了,如何才能运出大山?难题再次摆在时双印面前。洪川村距县城五六十公里,而且县城周边没有板栗销售市场。一山之隔的河北赞皇销售市场,虽与洪川村仅十几公里,但因大山阻隔,无法运出。堆积如山的板栗运不出去,岂不是白忙一场?时双印下决心,要在小山村打开一条出省的通道。

时双印拿出了开荒山种板栗的韧劲,步行几十里的山路,先后8次找到赞皇县主要领导,请求他们修一条赞皇到晋冀交界的道路。赞皇县主要领导被他为民请命的真情深深感动,投资600万,修路10公里,将路修到了晋冀两省交界处。然而,从交界处到洪川村还有2.5公里需要打通。当时昔阳县财政紧张,时双印决心自力更生,全线修通洪川通往赞皇的道路。

2001年,时双印带领全村男女老少开工了。上至古稀老人,下至十几岁孩童,全都自发赶来帮忙。整整3年时间,时双印和村民们克服了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辛,硬是打通了偏僻山村通向河北的一条盘山路。

随着道路的修通,邢台、唐山、赞皇的商贩都来村里收购板栗,洪川的板栗运出了山村变成了一沓沓的票子,村民们的脸上乐开了花。2012年,洪川的板栗获得了大丰收,全村的板栗销售额达到60万元,核桃的销售额达到39万元。

如今的洪川村,家家栽上了“摇钱树”,户户有了“聚宝盆”,村民年均纯收入由1992年的120元达到了现在的1万元。一位村民感慨地说:“当初,俺们给他泼凉水,使绊子,但他一直没放弃,若没有他的坚持,哪有俺们今天的好日子,有这样的支书,是俺们的福气……”

洪川人走上了致富路,但时双印带领村民致富的步伐并没停息。他又瞄准了生态旅游。洪川村峰峦叠翠,附近的棋盘山植被茂密,再加上优质的板栗,是发展休闲农业旅游的绝佳之地。目前,时双印引进的旅游开发公司已经在昔阳注册。他说:“我们背靠大山,依靠科技,要走一条以板栗为主的生态农业路子。”

如今,年过花甲的时双印,依然风雨兼程,行走在为百姓致富的新征途中。他把自己毕生的精力无私地献给了生他养他的土地,献给了敬他爱他的百姓。

本文由企业文化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从板栗王到农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