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黔东南发展精品水果助农增收

- 编辑:sbf999胜搏发 -

黔东南发展精品水果助农增收

“我种的时候就带动了20多户群众,有些种了三亩、五亩,还有十来亩的,现在都还有十多户跟我们一起在种,收入还是比较可观的。”

王德琼曾在广东打工10年,去年回到老家后,因为在业主的果林中找到活干,就没有再外出。“在本地打工,每个月的收入不低,也能照顾家庭,比在广东打工差不到哪里去。”王德琼高兴地说。

杨传巍家有5口人,两个儿子在校读书,经济十分困难。1999年,他开荒种植金秋梨13亩,每年纯收入4万元,如今不仅还清了债务,还在高酿集镇建起了两间新房,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由于黄花梨成熟周期短、不易保存。2008年,依靠经果林初尝甜头的李朝龙再次投资10万元租地40亩,并从外地引进优质柑橘苗栽种下地,正式建起了80亩经果林基地。为了解决水果运输问题,又投入3万元修建了500米的基地道路。

龙滩乡采取“基地连农户,业主连市场”的模式,引进业主发展半山区产业带,最终实现业主和农民“双赢”。据统计,业主在该乡半山区承租土地2600余亩,每年农户获土地租金100余万元;在业主基地常年务工的农户达200余人,每年挣到的工钱近200万元。在给当地村民带来滚滚财源的同时,业主也赚了个钵满盆满。

一片片果园生机盎然,一条条水泥路寨寨相连,一盏盏路灯照亮村庄,一张张笑脸荡漾着农民的幸福,蓝天、白云、绿树……眼下,隆寨村上下奋力装点出的大美乡村正从精心勾勒的宏伟画卷中款款走来。

流年逝水,李朝龙在大山教育的路上走过了风雨兼程的12个春秋。2007年,国家开始实施九年义务教育,对家寨村也在筹备修建村级小学,已无力再支撑学校开支的李朝龙放弃办学,全身心投入经果林种植。2011年,黄花梨获得丰收,收入10多万元。

初冬时节,地处华蓥山脉中段的广安区龙滩乡寒气逼人,但在该乡朱家村和土寨村的半山腰上,一群村民正热火朝天地忙碌着栽植核桃树苗。该乡党委书记蒋学华告诉记者,这是该乡引进重庆业主张兴兵连片发展的800亩核桃基地,建成后将成为该乡半山区经济产业带上的新亮点。

尝到了经果林的甜头。村“两委”提出了在三年内要实现“千亩精品水果基地”的目标。

“当时我实在是无法支撑下去了,爱人也不支持我再办了,但我从小就是书读得少,我不想让村里这些娃娃没书读,所以我无论再苦再累都要坚持下来。”回忆起当初办学时的艰难,李朝龙虽苦尤甜。

如何利用半山区荒芜的土地发展特色产业,帮助山区群众增收致富?龙滩乡党委政府立足乡情,积极谋划,采取招引业主,辐射带动村民发展产业的办法,在半山区5个村连片发展种养业,形成一条长达5公里的产业带。

近年来,隆寨村坚持把产业发展作为脱贫之基、富民之本、致富之源,大力发展稻田养鱼、烤烟、金秋梨等特色产业,带动全村群众脱贫增收。目前,隆寨村56户238人中,除3户5人外均已脱贫。

经果林需要精耕细作、管护到位,一切从零开始的李朝龙将全部心血投身经果林种植,没有技术他就到大型经果林基地打工学习技术,熟练掌握了果树栽种、施肥、喷洒农药、修枝、蔬果等技术。

在业主基地务工,学到技术的村民也纷纷发展起了经果林。伍山村村民学到了果树栽培、整形等先进的管护技术后,将自家所有田土及房前屋后的空闲地共10余亩,栽上了枇杷和脐橙等果树,年收入达4万余元。目前,该乡半山区共有300余户农户发展经果林2000亩,目前年收入达480余万元。

到了第三年,整片梨园果满枝头。

现在,李朝龙的40亩黄花梨每年收入20多万元,柑橘也于2012年开始挂果。“我这里的水果是不愁销路的,主要是兴义批发市场来大批量地拉,零散的少部分就销往贵阳、安顺和本地。”随着收入的日渐丰厚,李朝龙推倒了家里当初用来办学的老房子,盖起了一栋三楼的小洋房。

近年来,该乡先后引进多名业主,在半山区建起400亩大五星枇杷园、200亩葡萄园,种植优质薄壳核桃1550亩、花椒450亩,带动农民种植枇杷、脐橙等果树2000亩。

“我专门请来了县里的专家及周边的群众品尝我种出来的金秋梨,大家都说味道好,我就铁下心要带着大家种梨子。”杨传海说,梨果畅销,当年就收入了2万余元。

贞丰县珉谷镇对家寨村地处大山腹地,四面群山环绕,早在20年前,这里的群众依靠传统农业种植,广种薄收、效益低下。村里的年轻人纷纷选择踏上打工的道路,家住烂坝组的李朝龙也不例外,小学毕业后,随着打工浪潮南下打工。

随着外出务工人员增多,半山区村民掀起了外迁热潮,80%以上的农户举家搬到条件较好的山下居住,或到邻近的观阁镇、前锋镇,甚至更远的广安城区购房居住。人员的大量外流,导致半山区5000余亩土地无人耕作,逐渐变成了杂草丛生的荒芜地。

目前,隆寨脆红李产业覆盖群众29户,其中有12户是建档立卡贫困户。预计明年即可挂果产生效益。

2000年,县委、县政府以政策扶持群众大面积栽种黄花梨,此时因为办学已倾家荡产的李朝龙看准机遇,筹资14万元向群众租地43亩,栽种了40亩黄花梨,与妻子龙朝芬一起一边管理学校一边培植果树,用经果林的收益来维持学校的开支。

该乡土寨村村主任蒋文超介绍,5年前,该村有100多户农户居住在半山区,如今仅有4户还没有搬走,村里在半山区荒芜的耕地达到了400亩以上,地里长出的野草比人还要深。

冒着失败的风险,杨传海上山开荒挖地,试种了15亩的金秋梨。他把梨园当作“生钱宝”,把所有心思和精力全都放在了这片梨园,精心管护。

为让每一个孩子都能读上书,李朝龙挨家挨户宣传动员适龄儿童入学,并为贫困学子减免学费,为了支撑教师工资和学校日常开支,李朝龙只身前往20公里外的挽澜乡煤矿挖煤,用每天所获20元的收入维持学校发展,默默地为山区教育奉献着。

11月28日,在土寨村8组的半山腰上,村民王德琼等人正在帮助业主栽植核桃树。据了解,村民在业主基地务工,每人每天有30元工钱。

2014年,隆寨与新民、大小圭3个村合并成现在的高酿村,杨传海担任起新一届村党总支书记。

当时,对家寨村没有建小学,当地的适龄儿童只能到五公里以外的小学就读。回到家乡后的李朝龙看到山里的孩子每天起早贪黑上学,缺少文化感到寸步难行的他被深深地触动,于是下定决心倾其所有办学,让村里的孩子就近入学。

业主农户实现“双赢”

2017年初,该村在杨传海、陈守德等13名党员带动下,筹集资金60多万元,在隆寨及周边村寨流转土地200多亩,通过“支部 合作社 农户”的模式,在隆寨、富荣、丰葆等村发展脆红李产业。

1995年,李朝龙用自己在浙江打工和挖矿挣来的4万多元开始筹备办学,没有教室,腾出自家的三间房屋做教室,全家就挤在十几平方米的一间小屋。没有课桌,他找来几块木板,用石头支着再用,没有黑板,他卸下门板代替。同年9月,李朝龙自办的烂坝小学如期开学,全村43名孩子入学。

在龙滩乡境内,上世纪80年代初实施的长防林工程将山顶染成了一片绿色。在该乡11个行政村中,龙滩、朱家、土寨、埝坝、伍山等5个村处在半山区,9000余村民居住在半山腰,田少土少,加之矿产资源的开发,导致地下水泄漏,村民们的日子过得异常艰辛。

隆寨有的是土地,有的是劳力,缺的是资金和技术,到底发展什么产业才能让全村54户群众富起来。直到第二年秋天,叔父的一句话点醒了他。

如今,步入李朝龙的80亩经果林基地,3米宽的道路两旁栽满了绿油油的黄花梨、柑橘,堆绿叠翠、生机勃勃,犹如进入了世外桃源。看着硕果累累的果树,这些年的辛勤努力没有白费,李朝龙与妻子龙朝芬的脸上挂满了笑容。

如今,每到果实成熟的季节,果林中便充满了丰收的喜悦,村民们在林中采摘和转运果实,成为山乡一道迷人的风景。

这片梨园是在时任村支书杨传海的示范带动下发展起来的。1995年,杨传海开始担任村支书。刚上任的第一天,老支书姚俊云就千叮嘱万叮咛,一定要让隆寨的老百姓富起来。

李朝龙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十八年前,他投身为贫困山区教育事业默默地奉献着;十八年后,他种植经果林80亩,奏响了山村调整产业结构的“致富曲”。

除了金秋梨和脆红李,隆寨村在十几年前就率先推广了超级稻和优质稻200多亩,并利用稻田集中连片的优势,发展稻田养鱼产业220多亩,实现了全村农户全覆盖。全村年产稻花鱼2万余斤,收入达60余万元,户均增收1万元左右。

看到李朝龙的经果林栽种成功,一向墨守成规种植传统作物的寨邻也纷纷上门取经,在对家寨村大面积种植黄花梨、柑橘、核桃等经果林,全村共种植1500多亩。

方向确定了,关键是落实。为缩短产业发展周期,让群众尽快见到实效,该村通过的“三户 三小”模式(即以“党员中心户”为基础,以小农场、小基地、小企业为载体,以助推贫困户脱贫为目的,把“党员中心户”、一般户、贫困户和农业“三小”工程等要素有机融合模式),由党员龙云兰、龙章林、姚本胜等作为“中心户”,分别辐射带动龙章勇、杨传巍、杨传伟、姚城等49户村民在自留山种上金秋梨,发展经果林。一时间,开荒栽梨成了全村要紧的事。仅1998至1999年的两年时间里,全村98%的农户都栽种了金秋梨,栽得最多的有十五六亩,最少的两三亩,全村金秋梨种植面积一下子就达到了360余亩。就连周边的丰葆、新民、上花、三寨、章寨等村群众再也按捺不住,“跟风”发展了金秋梨产业共3400余亩。

杨传海的试种成功,无疑是最好的示范。杨传海召集村“两委”经过反复讨论,决定将金秋梨作为村里的支柱产业来重点发展。

龙章林是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全靠了他家的6亩梨园,已于2015年脱贫了。去年,他也栽下了2亩脆红李。对于以后的日子,他表示充满期望。

村主任姚仁渊出资10万元,与另外3户农户入股合作社,在富荣合伙建立了150亩脆红李基地。如今,李树长势很好,已高过人头。

“正是靠着金秋梨,我的两个女儿才能如愿念完大学,现在已在凯里市工作了。”身有残疾的姚仁友也种了5亩地,今年产梨2万多斤,预计收入在3万元以上。只要提起金秋梨,他便竖起大拇指不停地夸赞杨传海,“杨支书真是了不起!要不是他带着我种梨,我们不知还要吃多少苦。”

在隆寨村,像杨传海、姚仁友、杨传巍一样,种植金秋犁的有49户,全村年产金秋梨120多万斤,收入160多万元的收入,户均收入达2.2余万元。

“一个梨子,就是雇请劳力收割一担稻谷的工钱。”杨传海说,正是叔父的这句话,让他萌生了带领群众种植金秋梨的想法。“一方面我想让大家干,但另一方面又不能让大家担风险。所以我就自己先试种了十几亩。只要我成功了,大家自然会跟着干。”

在贵州黔东大地的莽莽群山中,坐落着一个不足百户的小村庄,这里有近400亩金秋梨园,98%的农户都种有金秋梨,满坡满岭的梨树成了群众脱贫致富的“金果果”。

现在,杨传海因年龄偏大,已离开了村干部的工作岗位。但他退职不退休,他又被推举为高酿村隆寨片党支部书记,不拿薪水,继续与村“两委”一道,带着隆寨的群众着手改良金秋梨新品种,带动村民发展脆红李等。

放眼望去,整个隆寨村,被一层层郁郁葱葱的绿色包裹了起来。徜徉在满坡满岭的梨园里,随处可见农民采摘金秋梨忙碌的身影,一个个金黄色的金秋梨果挂满枝头,甚是惹人喜爱。

本文由新闻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黔东南发展精品水果助农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