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京津冀雾霾空气污染严重 治理需1.75万亿元

- 编辑:sbf999胜搏发 -

京津冀雾霾空气污染严重 治理需1.75万亿元

第一农经网讯 港媒称,中国官员在广东的一个环保论坛上承认,中国在几乎所有空气污染类别中都排在世界首位,包括二氧化硫和一氧化氮,碳排放也是如此。

环保部专家:中国几乎所有污染物排放量世界第一

在近日举行的“2016中国环保上市公司峰会”上,环保部规划院总工程师王金南说,几乎所有的污染物排放指标和二氧化碳排放指标在全世界排放量都是第一,整个大气的压力前所未有,治理需用1.75万亿。王金南还说,环保投入不足仍是一个突出问题。中央政府承诺环保投入占GDP的比例为1.5%左右,但近几年真正投入环境保护的没有那么高,大致只有1%左右。(参考消息网12月7日)

据香港报道,专家还指出,京津冀地区是全世界污染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11月2日,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兼总工王金南在北京大学出席“中国与世界环境保护四十年”论坛时作了题为“中国环境保护四十年的战略思考”的报告。王金南说,环境污染、生态破坏、气候变化是压在中国头上的三座环境大山。他表示,几乎所有污染物的排放量,从目前来看,中国都是世界第一。他认为中国在环保方面战术存在问题,执行能力也很弱,此外,制度层面的问题也值得思考。王金南表示,中国过去40年取得经济增长辉煌成就的同时,环境保护事业也取得了发展。过去40年,GDP增长以平均10%的速度独树于世界,总量稳居世界第二。过去40年,中国的环境保护从无到有,环保机构和队伍不断壮大,总体上来看,中国的环境保护法律体系基本的框架已经建立。中国的环境保护投资达到较高的水平,目前环境污染治理的投资占GDP的比例大体为1.4%左右。王金南认为,过去40年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很重要的来源是依靠廉价资源,包括廉价环境资源。而在软实力、科学技术和制度层面上处于一种历史的状态。中国的环境形势,40年来是从污染的排放角度来看,从原来少量的污染物排放增长到目前高位数的排放。在饮用水安全方面,王金南表示,这是很突出的问题,除了城市的饮用水安全问题,农村的饮用水安全问题可能更加突出。大气方面,中国从70年代到现在整个污染物排放都是在急剧上升,过去习惯于统计二氧化硫、烟尘、粉尘这么一两个指标,现在像氮氧化物、PM颗粒物等污染物开始频频亮相公众视野,都反映出中国大气污染处于急剧上升的状态。王金南说,环境污染、生态破坏、气候变化是压在中国头上的三座环境大山。王金南个人认为,几乎所有污染物的排放量,从目前来看,中国都是世界第一。他表示,环境污染方面带来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环境污染冲突和污染事故高发,特别是最近五六年。先污染后治理是不是一个环境经济学普遍的规律?王金南呼吁大家一起来思考这个问题,他表示,这个规律不可怕,最可怕的是边污染边治理,或者先污染不治理。“此外,环境代价是不是改革开放的必然性,环境污染的损失代价,负担者是穷人还是富人,中国环境保护的经验和教训究竟是什么?”王金南认为,我们可能有很先进的理念,但是战术方面还存在很大问题,我们可能目标定的很高,但执行能力却很弱。王金南表示,制度层面的问题很需要我们思考。据了解,“中国与世界环境保护四十年:回顾、展望与创新”论坛是此次北京论坛的分论坛之一,该论坛聚焦人类生态环境保护的目标与经验、对生态文明的理解及其顶层设等议题。更多阅读世卫研究机构确定室外空气污染为新致癌物我国缺乏环境风险评估专业人才中国将安排50亿元防治京津冀地区大气污染

图片 1

媒体援引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总工程师王金南的话说,要在明年之前实现中国减少污染的目标,需要投资1.75万亿元,但投资缺口给这一行动带来了巨大障碍。

近些年来,空气污染一直是社会的热点关注,而人们在关注中,也提出了诸多问题和见解,比如监督缺位、治理不力、产能落后、投入不足等等。而作为环保部的专家们来说,竭尽全力探究问题根源,和找出切实可行的解决方略,当然就是他们的分内之事。这些年来,环保专家们的努力,社会都能看得到,虽然“几乎所有的污染物排放指标和二氧化碳排放指标在全世界排放量都是第一”,但也应当为他们的付出点个赞。

在近日举行的“2016中国环保上市公司峰会”上,王金南说:“几乎所有的污染物排放指标和二氧化碳排放指标在全世界排放量都是第一,整个大气的压力前所未有。”

每个方面的专家都会从自己的角度提出问题,环保方面也不例外,这次王金南还说,“近几年真正投入环境保护的没有那么高,大致只有1%左右”。这句话里,透出着对投入不足的遗憾,这是句大实话,对于这个数字比例,确信无疑。然而,空气污染问题虽然很严峻,但却不是中国目前存在的唯一问题,如果说,中国只存在环保问题的话,那么投入多大都是应当的,全盘投入也不为过。

他说,在京津冀区域有大量的污染物排放,直接的结果是导致PM2.5上升,全国来看,最近几十年能见度平均下降50公里左右,京津冀地区已经成为全世界污染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然而,从连续多年的新闻中可以看出,中国需要投入的方面还有很多。目前中国已进入老龄社会,包括农村老人在内,养老的基本建设需要大量的投入。而在广大农村,还存在着很多贫困户,对他们的扶贫和基本民生以及对留守儿童的教育方面,也需要大量的投入;而在社会医疗保障资金方面,一些地方入不敷出,始终没有走出困局,而这也需要大量的投入。当然,每年还会有一些地方的灾后重建等诸多不能压缩的投入。而这样算下来,中国的GDP还有多大的余量?

工业和信息化部官员雷文说,近10年来,国家在节能减排、环境保护方面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也取得明显成效,但总体来看,高投入、高排放、高污染的生产模式并没有得到最根本的改变。

显然,近期治理空气污染需用1.75万亿是难以实现的。不过,环保专家从环保角度提出这样的问题,无可非议,因为这是他的职责所在。但是,现在似乎在同一个时空下,已经形成了这样的问题导向:说到老龄社会,专家就会提出加大投入;说到农村扶贫,专家也会提出加大投入;说到教育问题、医保问题、就业问题等,还是提出加大投入。从主观上说,对于任何一方面问题,都应当加大投入,但客观上每年的GDP总量就是那么大,在同一时空下,舍哪保哪才是正确的?

中国的工业总产值在2011年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但是工厂不严格执行环保标准成为污染的主要原因。

显然,解决诸多共存的问题,并不能以新闻热度为导向,不能因为这段时间环保成了热中之热的话题,就将它当成了可以压倒一切的唯一问题。社会要综合发展,必然要有客观的价值排序,这个排序,应当来自于社会方方面面的纵横考量与立体统筹,而不能只是沉浸于单一角度的窄向解读。

雷文说,虽然中国大部分火电站都安装了先进的过滤装置,但工厂的燃煤未受到很好监管,它们继续向大气中排放污染物。

对于治理空气污染这个热点话题来说,它肯定不是一个短期就能解决的问题,尽管百米冲刺会起到一些作用,但小步快跑才能持久下去,这也需要全社会的观念改变,而不能将治理空气污染简单地当成一个“提头来见”的事。因此,对于治理空气污染这个热点话题,不管它的热度有多高,都应当以科学、冷静、客观的态度,将它摆在更大的排面上,让它与扶贫、教育、医保,养老、儿童等问题一起立体统筹,做出最客观的价值排序。

工信部下属的赛迪研究院说,2015年非电工业领域耗煤量约占全国煤炭消费总量的46%,这些工业炉窑的环保标准没有火电行业严格。

王金南还说,环保投入不足仍是一个突出问题。中央政府承诺环保投入占GDP的比例为1.5%左右,但近几年真正投入环境保护的没有那么高,大致只有1%左右。

图片 2
京津冀雾霾空气污染严重 治理需1.75万亿元

本文由专题栏目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京津冀雾霾空气污染严重 治理需1.75万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