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农场是何许成为小城镇的

- 编辑:sbf999胜搏发 -

小农场是何许成为小城镇的

龙亢农场农村改革试验区是全国58个农村改革试验区中唯一承担“创新垦地合作发展模式”试验任务的农垦企业,也是全国农垦系统仅有的一个试验区。通过开展创新垦地合作模式试验,双方按照优势互补、合作共赢、深度融合、创新驱动的原则,推动垦地一体化、城乡一体化发展,为全国农垦改革发展提供可复制、能推广的模式和经验。

它被纳入首批国家农村改革试验区,也是唯一一个以农垦国有农场为主体承担改革试验的试验区。在垦地合作中,农场与地方优势互补,共建新型小城镇;...

同时,安徽省农垦集团给予土地指标倾斜用于保障农场城镇建设,怀远县支持农场盘活存量用地,在规划建设、房屋征收、土地出让等方面给予优先支持,龙亢农场提供建设用地加快推进城镇商业开发与保障性住房建设。通过城镇开发产生的收益直接用于支持道路、管网、路灯、绿化等基础设施建设,形成场办城镇发展良性循环,为实现周边农民向城镇转移提供持续动力。五年来,农场累计新建住宅近5000套,吸纳周边农民1.5万人进镇居住。

通过理顺体制机制,推进垦地一体化、城乡一体化,解决垦地共建的支持体系、融合发展的政策保障问题。构建良好的场群关系,协调好垦地一体化发展,过去一直是农垦系统面临的难题。试验区成立后,有效地突破垦地行政边界,联合成立协调小组统筹试验区建设,统一编制试验区总体发展规划,将龙亢农场与周边的龙亢、河溜、徐圩三个乡镇统筹布局,共同发展。

它被纳入首批国家农村改革试验区,也是唯一一个以农垦国有农场为主体承担改革试验的试验区。在垦地合作中,农场与地方优势互补,共建新型小城镇;这里八成居民是从周边迁来的农民,他们与农场职工联手发展现代农业,共享新型城镇化带来的实惠……试验区挂牌五年之际,记者走进安徽怀远县龙亢农场一探究竟——

踏上这片土地,你会发现它与中国正在高速城镇化的大多数中心乡镇无异:拔地而起的一座座商品房、熙熙攘攘的集市与人群、一到夜间就无比热闹的广场与公园、广袤肥沃的良田……

然而只有更近一步地接触它,才会发现它的与众不同。这块土地隶属国有企业,又兼负着社会职能。这里的八成居民都是从周边迁来的农民,他们虽然不是本地人,但经济发展、社会事务等已经在当地社区纳入管理,农垦职工在集中连片的土地上进行科技示范,引领辐射着周边乡镇农业现代化的加速。作为首批国家农村改革试验区,也是唯一一个以国有农场为主体承担改革试验的试验区,安徽龙亢农场的垦地合作模式一经推出,立即吸引了全国众多媒体的关注。

垦地合作,形成本体发展合力

“农垦与地方在体制上如何理顺关系、协调发展,一直以来都是全国农垦系统普遍面临的发展瓶颈性难题。”一直关注农垦改革的安徽省农经学会会长陈进说,龙亢农场农村改革试验区挂牌以来,有效突破垦地行政边界,构建一体化管理建设平台。垦地联合成立协调领导小组统筹试验区建设,变农垦和地方两个管理主体为一个主体,编制试验区总体发展规划,将龙亢农场与周边龙亢、河溜、徐圩三乡镇统一规划,统筹布局,共同发展。

具体的做法是垦地共建支持体系,融合发展有政策保障。怀远县和安徽省农垦集团分别制定了“双预算”和“两不取”政策,共同搭建试验区城乡一体化发展的资金平台。“双预算”即怀远县对农场区域内产生的税收和土地出让金县级可用部分全额预算为农场发展基金,用于试验区开展现代农业辐射试验、城镇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管理服务支出。“两不取”即安徽省农垦集团对龙亢农场经营所得、怀远县拨付农场的“双预算”资金,一分不取,全部投入到当地区域发展。

龙亢农场党委书记缪向阳介绍说,2015年一年试验区产生的税收和土地收益超过5000万元,是试验区成立之前的10倍。五年来,怀远县累计拨付“双预算”资金有力地支撑了试验区农业现代化发展和新型城镇化建设。

坐落在农场西侧的安徽雁湖面粉公司是安徽省目前为数不多的国有面粉企业。每到粮食成熟季节,成群结队的农民都会驱车前来售粮。“作为国有农场,不仅要生产良种、商品粮,还要延长加工产业链,发挥好农场对周边区域的示范带动作用。”对于农场的长远发展,缪向阳心中有一本账。

创新农业社会化服务,助推现代农业

尚跃是怀远县徐圩乡徐圩村的一位普通农民。几年前,他流转了近万亩土地种植粮食,如今已成为远近闻名的“种粮状元”。“如果没有龙亢农场的技术装备支持,我不可能发展到这么大。”尚跃说,无论是种子化肥还是农药农机等技术支持,他经常去找农场的农服公司帮忙。正是有了龙亢农场这座种粮“靠山”,他才有底气和胆量发展到今天的规模。

为解决当前农村“谁来种地、怎么种地”问题,将农场先进生产力转化为带动区域农业发展的源动力,龙亢农场成立混合所有制的安徽农垦龙亢农业服务公司,并以此为核心,联合周边25家农民专业合作社,组建农业社会化服务联合体,向周边农村提供覆盖全过程、全产业链、全要素的保姆式社会化服务,并逐步摸索出涵盖农业社会化服务全要素的“331龙亢农服模式”,即规避自然、经营、市场三个风险,搞好技术、资金、烘干仓储三项关键服务,打造一支高效、规范、专业的农业经纪人队伍。通过专业的农业社会化服务,每亩可节约生产成本67元,增加产量100斤,合计每亩可为农民节本增收200元以上。目前,龙亢农业服务联合体年开展社会化服务面积约40万亩,带动农民增收8000多万元。

推动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试验区各类新型经营主体蓬勃发展。龙亢农场副场长陈劲松说,5年内试验区新成立农民专业合作社超过400家,规模在50亩以上的家庭农场超过800家。其中龙亢烟袋湖西瓜种植合作社发展高效设施大棚4000亩,带动三乡镇种植1万亩以上,亩均效益1万元。徐圩乡盛世兴农专业合作社流转土地1.1万亩,被评为国家级示范合作社。龙亢农场鼓励职业农工“走出去”流转周边土地2万亩,三乡镇累计实现土地流转达12万亩。

创新场办城镇建管模式,实现产城融合

在农场的中心位置,一座地标性的工程正在建设之中。占地200亩大型商住小区——龙城水岸正在面向试验区的农民认筹。“我们的房子每平方米在两千元左右,比成本价略高一点。配套的幼儿园、学校、医院等公共服务设施都很齐全,附近的农民都愿意买房到农场居住。”售楼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已经是农场开发的第三个商住楼项目。

龙亢农场试验区办公室主任赵静宜说,为实现农民就地城镇化,农垦集团与怀远县政府支持农场成立龙亢房地产开发公司和安徽农垦龙亢垦区投资公司,分别进行城镇商业项目运作和城镇基础设施等公益性建设,用市场化的手段加快场办城镇建设。

同时,安徽省农垦集团给予土地指标倾斜用于保障农场城镇建设,怀远县支持农场盘活存量用地,在规划建设、房屋征收、土地出让等方面给予优先支持,龙亢农场提供建设用地加快推进城镇商业开发与保障性住房建设。通过城镇开发产生的收益直接用于支持道路、管网、路灯、绿化等基础设施建设,形成场办城镇发展良性循环,为实现周边农民向城镇转移提供持续动力。五年来,农场累计新建住宅近5000套,吸纳周边农民1.5万人进镇居住。

龙亢农场副场长黄树军告诉记者,为解决国有农场社企不分、企业办社会的历史难题,试验区探索出了政府授权委托、购买服务支持农场开展社会管理服务的新模式。农场内部将企业经营和社会管理分开;怀远县政府采取派驻服务人员以及授权委托方式解决场办城镇社会管理权限问题。经县政府批准,农场成立社区管理委员会,社区委下设5个居委会,开展基层居民服务。

为了让农民进得来,留得住,有发展,怀远县批准设立龙亢农场产业集中区,全面构筑产业支撑平台。2014年,怀远县与农场进一步强化合作,以龙亢农场产业集中区为基础,垦地合作共建省级龙亢经济开发区,推进产城融合。目前,开发区入驻企业18家,提供就业岗位超过3000个,同时开发区道路、安置房、标准化厂房、水厂、污水处理厂等配套设施正在同步建设。

责任编辑:王伟

为了让农民进得来,留得住,有发展,怀远县批准设立龙亢农场产业集中区,全面构筑产业支撑平台。2014年,怀远县与农场进一步强化合作,以龙亢农场产业集中区为基础,垦地合作共建省级龙亢经济开发区,推进产城融合。目前,开发区入驻企业18家,提供就业岗位超过3000个,同时开发区道路、安置房、标准化厂房、水厂、污水处理厂等配套设施正在同步建设。

上述三个方面的成功经验,既是我国农垦系统也是广大农村急需解决的问题,可以在其它垦区和农场复制推广。

推动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试验区各类新型经营主体蓬勃发展。龙亢农场副场长陈劲松说,5年内试验区新成立农民专业合作社超过400家,规模在50亩以上的家庭农场超过800家。其中龙亢烟袋湖西瓜种植合作社发展高效设施大棚4000亩,带动三乡镇种植1万亩以上,亩均效益1万元。徐圩乡盛世兴农专业合作社流转土地1.1万亩,被评为国家级示范合作社。龙亢农场鼓励职业农工“走出去”流转周边土地2万亩,三乡镇累计实现土地流转达12万亩。

实践证明,从“垦地合作”到“垦地融合”是一个必然趋势,应该得到国家更大的政策扶持。龙亢经验如果在全国推广,将会再造一个中国农垦的土地规模,带动几千万农民就地市民化。建议国家应当关注这一重要问题,将龙亢农场试验继续延伸下去。

垦地合作,形成本体发展合力

从龙亢农场试验区的实践和具体做法来看,这个试验区的成功经验和重要意义在于:

创新农业社会化服务,助推现代农业

据调查,目前该试验区在认真总结5年来试点经验的基础上,继续巩固已有的改革成果,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为指导,深入贯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进农垦改革发展的意见》,将“创新垦地合作发展模式”延伸试验,由“垦地合作”向“垦地融合”方面发展,继续推进与地方的产业融合、城乡融合、社区融合,加快区域资源要素合理流动和优化配置,加大共享共建制度建设,实现更大范围的区域农业生产现代化、农民就地城镇化和历史城镇管理社会化。

坐落在农场西侧的安徽雁湖面粉公司是安徽省目前为数不多的国有面粉企业。每到粮食成熟季节,成群结队的农民都会驱车前来售粮。“作为国有农场,不仅要生产良种、商品粮,还要延长加工产业链,发挥好农场对周边区域的示范带动作用。”对于农场的长远发展,缪向阳心中有一本账。

通过场办城镇推进新型城镇化,解决了农民就地市民化问题。龙亢试验区在省农垦集团和怀远县支持下,成立了投资公司和房地产开发公司,并在土地指标、规划建设、土地出让方面给予支持,使农场能加快推进城镇商业开发与保障房建设。通过城镇开发收益推进公益性建设,使农民离土不离乡,低成本的成为城镇居民。

然而只有更近一步地接触它,才会发现它的与众不同。这块土地隶属国有企业,又兼负着社会职能。这里的八成居民都是从周边迁来的农民,他们虽然不是本地人,但经济发展、社会事务等已经在当地社区纳入管理,农垦职工在集中连片的土地上进行科技示范,引领辐射着周边乡镇农业现代化的加速。作为首批国家农村改革试验区,也是唯一一个以国有农场为主体承担改革试验的试验区,安徽龙亢农场的垦地合作模式一经推出,立即吸引了全国众多媒体的关注。

通过创新农业社会化服务模式,推进区域农业现代化发展,解决“谁来种地、怎么种地”问题。试验区成立混合所有制龙亢农业服务公司,并联合周边农民专业合作社,组建农业社会化服务联合体,为周边农村和农民提供全程、全产业链、全要素、保姆式服务,规避农民自然、经营、市场等风险,提供技术、资金、烘干仓储等关键服务。

创新场办城镇建管模式,实现产城融合

与此同时,怀远县和省农垦集团公司分别制定了“双预算”和“两不取”政策,共同搭建试验区城乡一体化发展资金平台。怀远县对农场区域内产生的税收和土地出让金县级可用部分金额预算为农场发展基金,用于试验区开展现代农业示范、城镇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管理服务支出;安徽农垦集团公司对龙亢农场经营所得、怀远县拨付农场的“双预算”资金,一分不取。

为解决当前农村“谁来种地、怎么种地”问题,将农场先进生产力转化为带动区域农业发展的源动力,龙亢农场成立混合所有制的安徽农垦龙亢农业服务公司,并以此为核心,联合周边25家农民专业合作社,组建农业社会化服务联合体,向周边农村提供覆盖全过程、全产业链、全要素的保姆式社会化服务,并逐步摸索出涵盖农业社会化服务全要素的“331龙亢农服模式”,即规避自然、经营、市场三个风险,搞好技术、资金、烘干仓储三项关键服务,打造一支高效、规范、专业的农业经纪人队伍。通过专业的农业社会化服务,每亩可节约生产成本67元,增加产量100斤,合计每亩可为农民节本增收200元以上。目前,龙亢农业服务联合体年开展社会化服务面积约40万亩,带动农民增收8000多万元。

龙亢农场试验区在开展“创新垦地合作模式”5年来,已在推进“三个集中”、创建“四大体系”方面取得了明显成效,在理顺农垦与地方关系、创新农业社会化服务、新型城镇化创建模式方面已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为全国农垦和农村发展提供了有益的借鉴。

在农场的中心位置,一座地标性的工程正在建设之中。占地200亩大型商住小区——龙城水岸正在面向试验区的农民认筹。“我们的房子每平方米在两千元左右,比成本价略高一点。配套的幼儿园、学校、医院等公共服务设施都很齐全,附近的农民都愿意买房到农场居住。”售楼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已经是农场开发的第三个商住楼项目。

图片 1

踏上这片土地,你会发现它与中国正在高速城镇化的大多数中心乡镇无异:拔地而起的一座座商品房、熙熙攘攘的集市与人群、一到夜间就无比热闹的广场与公园、广袤肥沃的良田…...

尚跃是怀远县徐圩乡徐圩村的一位普通农民。几年前,他流转了近万亩土地种植粮食,如今已成为远近闻名的“种粮状元”。“如果没有龙亢农场的技术装备支持,我不可能发展到这么大。”尚跃说,无论是种子化肥还是农药农机等技术支持,他经常去找农场的农服公司帮忙。正是有了龙亢农场这座种粮“靠山”,他才有底气和胆量发展到今天的规模。

龙亢农场试验区办公室主任赵静宜说,为实现农民就地城镇化,农垦集团与怀远县政府支持农场成立龙亢房地产开发公司和安徽农垦龙亢垦区投资公司,分别进行城镇商业项目运作和城镇基础设施等公益性建设,用市场化的手段加快场办城镇建设。

龙亢农场副场长黄树军告诉记者,为解决国有农场社企不分、企业办社会的历史难题,试验区探索出了政府授权委托、购买服务支持农场开展社会管理服务的新模式。农场内部将企业经营和社会管理分开;怀远县政府采取派驻服务人员以及授权委托方式解决场办城镇社会管理权限问题。经县政府批准,农场成立社区管理委员会,社区委下设5个居委会,开展基层居民服务。

具体的做法是垦地共建支持体系,融合发展有政策保障。怀远县和安徽省农垦集团分别制定了“双预算”和“两不取”政策,共同搭建试验区城乡一体化发展的资金平台。“双预算”即怀远县对农场区域内产生的税收和土地出让金县级可用部分全额预算为农场发展基金,用于试验区开展现代农业辐射试验、城镇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管理服务支出。“两不取”即安徽省农垦集团对龙亢农场经营所得、怀远县拨付农场的“双预算”资金,一分不取,全部投入到当地区域发展。

龙亢农场党委书记缪向阳介绍说,2015年一年试验区产生的税收和土地收益超过5000万元,是试验区成立之前的10倍。五年来,怀远县累计拨付“双预算”资金有力地支撑了试验区农业现代化发展和新型城镇化建设。

踏上这片土地,你会发现它与中国正在高速城镇化的大多数中心乡镇无异:拔地而起的一座座商品房、熙熙攘攘的集市与人群、一到夜间就无比热闹的广场与公园、广袤肥沃的良田……

“农垦与地方在体制上如何理顺关系、协调发展,一直以来都是全国农垦系统普遍面临的发展瓶颈性难题。”一直关注农垦改革的安徽省农经学会会长陈进说,龙亢农场农村改革试验区挂牌以来,有效突破垦地行政边界,构建一体化管理建设平台。垦地联合成立协调领导小组统筹试验区建设,变农垦和地方两个管理主体为一个主体,编制试验区总体发展规划,将龙亢农场与周边龙亢、河溜、徐圩三乡镇统一规划,统筹布局,共同发展。

本文由专题栏目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小农场是何许成为小城镇的